翮楷蛁聊

昹伈※怮栠豪§﹝

  • 痔諦溼恀ㄩ 955954
  • 痔恅杅講ㄩ 841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20-03-29 20:38:22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猁砃桵尪換菰&揤祥踹*腔儕朸薯講ㄛ衄揤薯赻輔酸僆埴褡襦童閡肢藙牳項割耿嘟鴃挪葭譙﹛秘躂鼚黨甂麾皇倳嘗考眷遣譁藙牳黍黖樣童閡肢羆疿佶驞銵挪艙譙﹛秘鹹瓚鼯藐齮皇倳嘗次祥詫砃模佫窗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400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701ㄘ

2014爛ㄗ673ㄘ

2013爛ㄗ891ㄘ

2012爛ㄗ978ㄘ

隆堐

煦濬ㄩ 皊梅陔恓厙

翮楷忒儂唳appㄛ《中國通史》牆書文字:綠茶、楊早繪者:林欣出版社: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現在的兒童與青少年,還喜不喜歡歷史?對此我有一定的懷疑,在互聯網與智能科技的衝擊下,文學都已經開始慢慢退場,歷史還會讓年輕人產生興趣嗎。在一代代人眼中,歷史曾是一門重要的學科,它不僅告訴人們從哪裡來,經歷過什麼,更能提醒人們,太陽底下無新鮮事,以史為鑒,可以少走彎路、避免悲劇。為了讓孩子們可以像長輩們那樣,出於某種新鮮感或探索慾,繼而對歷史產生觀察與研究的願望,全世界的學者與教育研究者都在動腦筋,來自劍橋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泰晤士報》科學版記者勞埃德.克里斯托弗就是其中一位,他發明了一種名叫「牆書(WallBook)」的出版物。所謂「牆書」,即用長卷的形式,將龐雜、零散的知識點,濃縮整合成一張巨大的思維導圖,幫助學習者用圖像和時間線的方式,全局進行跨學科思考,建立自己的知識體系。當然,「牆書」之於孩子而言,文圖並茂,一目了然,且有遊戲感,能調動學習者的參與性,這才是它最大的特色。這一形式被借鑒到內地,內地知名出版人綠茶與文史學者楊早,便攜手推出了一部可以掛在牆上閱讀與學習的「牆書」--《中國通史》。《中國通史》的版本與呈現形式有不少,而「牆書版」的《中國通史》算是形式與內容的一次大革新了。要把中國800萬年的歷史,放在一紙米的長卷上,這需要編者付出巨大的工作量與毅力,不但要像「地圖」那樣不能出現任何硬傷式的錯誤,還要禁得起學界嚴苛的標準要求。另外,在重大歷史節點、標誌性歷史事件與人物的選擇與評價上,也要格局開闊、客觀公允。因此,「《中國通史》牆書」作為一部通識教育讀本,對其信息傳達的價值進行考量很重要,但對其觀點傳達的價值進行評斷更重要,不能因為面向兒童讀者,就忽略了歷史讀本嚴肅的內核。越是淺顯易懂的語言,就越應該承擔起歷史教育的重大責任,教會孩子以審慎、求證的態度來面對歷史,並從中找尋與自身有關的一切聯繫,如此,才能將編者的出版理念與讀者的教育需求很好地結合在一起。「《中國通史》牆書」的語言盡力做到了拒絕「晦澀難懂」,也盡量用極簡的表達,來對歷史人物與事件進行定義,比如介紹活躍於240年-250年的「竹林七賢」時,文字是這樣寫的,「嵇康、阮籍、山濤、向秀、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位名士常聚在竹林縱酒放歌,以不拘禮法的姿態表達對時事的不滿,被人們稱為『竹林七賢』」;在評價曹操父子時,則使用了這樣的介紹,「曹操與其子曹丕、曹植三人,是建安文學的代表。曹操『唯才是舉』,施行九品中正制,其子曹丕更注重人才在文學上的造詣。」。這樣的極簡表達,既「畫龍點睛」式的給出了可以讓孩子輕鬆記憶的要點,也給老師或家長留足了「發揮」空間......上下對比,左右參照,共讀的每一位,多少都會感受到一些「指點江山」的快意。「興亡更替」、「社會生活」、「空間地理」、「世界視角」是「《中國通史》牆書」構築的四維史觀,讀者可以從四個維度中的任何一個切入歷史,根據興趣愛好的不同,選擇「進入」歷史的不一樣的通道。「興亡更替」偏向於政治,「社會生活」偏向於風土人情,「空間地理」偏向於大江大河、明山秀水,「世界視角」偏向於縱向對比......這其中,「世界視角」是比較有意思的,通過這個視角,可以輕易地找到同一時間線上東西方在發生茪偵礡A比如1763年《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去世,2年後,英國發明家瓦特改良了蒸汽機,10年後,紀曉嵐開始編纂《四庫全書》,13年後,美國建立。「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個說法很多人都知道,並誤認為是胡適的觀點,但據考證並非如此,胡適的真實意圖恰恰與此相反--歷史的真實一面好比是大理石,雖然可以雕刻,但它的堅硬本質不會產生變化,一定會在時間的「深水」退去之後顯露出真相。尊重歷史的真實性,也是所有人的一致追求,但在確保真實的歷史得到傳播的同時,不妨在呈現歷史、有利於閱讀歷史的情況下,在形式上「打扮」一下。歷史書除了進入課堂的教科書之外,還可以有更多靈活的方式,進入到讀者的視野與精神。至於掛在牆上的《中國通史》該怎麼看,答案很簡單了,用遊戲的態度看,用玩的心態看,先穿越歷史表層的那片迷霧與冰冷,等到真正意識到歷史的規律甚至感受到歷史的脈搏時,那才是真正喜歡上歷史的時刻。■文:韓浩月勍む謠﹜桲衱狨睿庥瘀睿﹜燠釬傖﹜醮貌﹜桲汔鏍脹統樓諉獗﹝編按:沉醉金庸筆下肆意江湖的我們,有沒有想過書中大俠們的日常生活會是怎樣的?腳戴鎖鍊的小昭如何換底褲?俠客帶刀通街走不犯法?獨臂楊過怎樣剪指甲?韋小寶貪污了多少錢?江湖門派的財政收入又哪裡來?歷史研究學者吳鉤,在剛出版不久的《金庸群俠生活誌》(香港中和出版社)中深入挖掘古籍,帶讀者們另闢武俠小說的閱讀蹊徑。他用輕鬆的筆調,由點及面展開論述。其實呀,表面看說的是俠客們妙趣橫生的生活細節,實則是借此突破口,展現古人細緻的生活面貌和社會文化。來,請聽吳老師說說他挖掘大俠們生活秘辛的「心路歷程」!■文:吳鉤我的家鄉小鎮,雖說是一個始建於明代洪武年間的文化古城,但其實已經沒有什麼文化遺存了,在我的少年時代,小鎮幾乎沒有一間像樣的書店,對於那些不知為何居然養成了讀書癖好的孩子們(比如我)來說,如何找到一本書讀,真的有點飢不擇食。幸好小鎮有一間租書的小店,而且裡面的書永遠只有兩種:從港台來的言情小說與武俠小說。男孩子對言情小說不感冒,所以都租武俠小說看。我那時候只要身上有點零花錢,都要到那個租書店租武俠小說。由於租書店是按日計算租金的,你看得飛快,就能用更少的錢讀到更多的小說,所以從小就訓練出一目十行的閱讀速度,一套四五冊的武俠小說,一天一夜就能看完。在我的少年時代,讀得最多的便是武俠小說了。金庸的「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古龍的陸小鳳系列、楚留香系列、小李飛刀系列,基本上都讀過一遍以上。此外,梁羽生、臥龍生、陳青雲、諸葛青雲、上官鼎、柳殘陽、雲中岳、溫瑞安等人的作品(能一口氣說出這麼多武俠作家名字的,顯然是武俠小說的忠誠擁躉),也都讀過一些。印象最深刻的當然是金庸與古龍的小說。直至今天,有空或者無聊的時候,我還會翻翻這兩位武俠大家的小說,當消遣。「江湖中人」確有其人古龍的小說都架空了歷史背景,金庸的小說恰恰相反,除了少數作品(如《笑傲江湖》、《連城訣》、《俠客行》)有意將故事發生的時代背景模糊處理之外,多數作品都交待了明晰的歷史背景,將虛構的傳奇巧妙地糅合進真實的歷史場景中,讓虛構的江湖人物與真實的歷史人物發生密切聯繫,從而達到一種虛實交融的藝術效果。我從小就對歷史有些興趣,所以金庸的武俠顯然更對我的胃口。從金庸建造的江湖世界中,我們可以找到非常多的歷史人物,像《書劍恩仇錄》中的乾隆、福康安;《鹿鼎記》中的康熙、鰲拜、索額圖、吳三桂、鄭經、施琅、顧炎武、黃宗羲;《碧血劍》中的李自成、李岩、袁崇煥、崇禎皇帝;《倚天屠龍記》中的朱元璋、常遇春、韓山童、韓林兒、陳友諒、王保保;《射雕英雄傳》中的鐵木真、托雷、王罕;《天龍八部》中的宋哲宗、蘇軾、耶律洪基、完顏阿骨打,等等,都是人們熟知的歷史名人,自不必多說。很多被金庸當成「江湖中人」塑造的人物,歷史上也是確有其人,如《倚天屠龍記》中的明教「五散人」,除了「布袋和尚」取自虛構的神話人物之外,彭和尚彭瑩玉、鐵冠道人張中、冷面先生冷謙、周顛都是元末明初的傳奇人物,名字見之史料。武當張三豐以及他的徒弟「武當七俠」,也非虛構,史書中可以找到宋遠橋、俞蓮舟、俞岱岩、張松溪、張翠山、莫聲谷的名字,只有殷梨亭原來叫殷利亨,金庸老爺子將他改成了殷梨亭。《射雕英雄傳》中的全真教掌教王重陽,王的徒弟「全真七子」-丹陽子馬鈺、長春子丘處機、長真子譚處端、玉陽子王處一、廣寧子郝大通、長生子劉處玄、清靜散人孫不二(馬鈺之妻),全都是真實的歷史人物。他們的徒弟,即全真教的「志」字輩,從尹志平、張志敬(金庸寫成了趙志敬)到李志常,也都是元初的知名道士。不過,跟金庸虛構出來的抗金抗元形象不同,歷史上的全真道士,基本上是跟金元汗廷合作很愉快的宗教人士。「金學」論述包羅萬有這麼熱衷於將歷史人物寫入江湖世界的武俠小說作家,除了金庸,只有梁羽生了。不過從文學技巧來說,金庸似乎技高一籌。金庸用十五部武俠小說創造了一個包羅萬象的武俠世界,吸引了無數讀者,凡有華人處,俱有金庸武俠書。坊間還出現了一門「金學」,從文學、史學等角度研究金庸武俠小說。不過,坊間種種評說金庸武俠的文字,似乎多數不入金庸法眼,他老人家曾說:「有人未經我授權而自行點評,除馮其庸、嚴家炎、陳墨三位先生功力深厚兼又認真其事,我深為拜嘉之外,其餘的點評大都與作者原意相去甚遠。」坦率地說,我對金庸老爺子的這個意見,是不敢苟同的。一篇作品發表之後,讀者怎麼評說,便全然由不得作者了,「未經授權而自行點評」是很正常的現象。馮其庸、嚴家炎、陳墨三位先生的金庸小說評論,我也略看過,無非是中規中矩的文學鑒賞罷了。對於金庸創造出來的龐雜無比的武俠世界,應該有更加有趣的解讀才對。我的朋友葉克飛先生,便寫了一部《金庸政治學》,煞有介事地探討金庸江湖社會中的派系、組織結構、謀略與權力運作,別開生面。戲謔背後實有真意作為一名資深的金庸小說讀者和一名不太資深的歷史研究者,我不打算辜負我的平生所學,決定從社會史的角度翻入金庸的武俠世界。當然,我不想考據金庸先生筆下有哪些人物是真實的歷史人物,哪些故事是歷史上發生過的真事--似乎已經有人在做這個工作了。我想談點更特別的東西。讓我先從網絡上流傳頗廣的「金庸學三大不解之題」說起:《射雕英雄傳》中,梅超風練了「九陰白骨爪」,指甲暴長,解手後怎麼擦屁股?《神雕俠侶》中,獨臂的楊過單身過了16年,他是怎麼剪指甲的?《倚天屠龍記》中,小昭的腳脖子被鐵鍊鎖住了,她又是怎麼換內褲的?問題非常無聊,卻吸引了無數網友解答,各種腦洞紛呈。其實,從技術的角度解答這些問題並沒有什麼意思,我們換一角度,從史學切入,便會發現無聊的問題也蘊含蚅Y肅的歷史知識。有些網友說,古人不穿內褲,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小昭的問題。這便是不了解社會生活史的表現。我想做的,是借用金庸武俠小說中的一部分生動細節,進行社會生活史方面的考證,為你打開一扇觀察古人社會生活的窗口。在我看過的評說金庸武俠的文字中,以新垣平博士的《劍橋倚天屠龍史》最為精彩,令人擊節。新博士惟妙惟肖地模仿「劍橋中國史」的體例與文字風格,重新將《倚天屠龍記》的故事講述了一遍,故意講成嚴肅學術論文的樣子。如果說,《劍橋倚天屠龍史》看似是一本正經地做學問,實則是在戲謔地解構金庸的武俠世界;那我的這本小書呢,大概可以說,看似是在戲謔地解構金庸的武俠世界,實則是想一本正經地做學問。只是,由於個人學識有限,這學問做得不深。讀金庸武俠小說時,許多人都未必留意到小說中的歷史細節,注意力往往為起伏跌宕的故事情節、性情各異的人物所吸引。如果你掌握了更多的社會生活史知識,再讀金庸小說的時候,可能會有不一樣的體驗。即使不打算讀武俠小說,這些社會生活史知識也可以讓你的茶餘飯後多一些有趣的談資。笢栝濂巹萵翋炟桲衱狨煦梗頗獗賸懂貌統樓奻漆磁釬郪眽傖埜弊弊滅窒酗頗祜腔拫觕梗親佴拊弊滅窒酗陝撳酚痲睿釬峈杻肂樁梅蹈炟奻漆磁釬郪眽傖埜弊弊滅窒酗頗祜腔啞塘蹕佴弊滅窒酗嶺痲褪痲﹝

輪爛懂ㄛ藝弊眒嗣棒楷雄掩俋賜垀眭腔厙釐馴僻﹝翮楷蛁聊大英博物館藏品來香港啦!展覽的構思源自大英博物館與BBC合作的廣播節目,以大英博物館藏的100組物品娓娓道來橫跨二百萬年的人類故事。有別於以往以文化區域闡述人類歷史的方式,展覽以獨特的角度回顧人類發展的軌跡,探索人類共通的故事。展品來自世界各地,這些由人類創作的物品,不一定是精美的藝術品,更多是生活用品,例如貨幣、科學儀器及儀仗用具等,當中包括在非洲發現的最早石器工具、見證最早城邦出現的伊拉克烏爾軍旗、反映奴隸販賣的五十枚「馬尼拉」錢幣、達爾文航海船上的精密計時器、日本浮世繪名家葛飾北齋版畫作品《富嶽三十六景》之《神奈川沖浪堙n,以及當代涉及同性戀維權議題的大衛霍克尼作品等。從每件物品背後的故事,帶領觀眾遊歷一次世界獵奇之旅。日期:即日起至9月9日地點:香港文化博物館專題展覽館一至五

獗暮氪珨螺儐蒫ㄛ夥條煌煌麻晟ㄛ蔚酴恅踩※沺忒§※褻§傖腔埻秪皜皜耋懂﹝蚧む岆勤衾陑婄髡夔祥疑腔侚森童疫噾韇觕ㄛ佮槤疚傽而睎拌纔棧派疤銀輕騜祴阨褫夔竘れ悛奪捃厒彶坫ㄛ絳祡陑齟悛奪鼎悛祥逋ㄛ竘楷陑褊芫朼祫陑迉脹瓷痌﹝涴岆笢潤謗濂菴棒桯羲薊磁捄褶ㄛ誕眳ヶ謗棒薊捄ㄛ森棒統捄條薯寞耀載湮ㄛ薊磁釬桵載樓芼堤ㄛ挕ん蚾掘載樓嗣啋ㄛ捄褶囀搛樓猿蜓﹝猁よ秺珅隴蔡淉笥ㄛ桴恛淉笥蕾部ㄛ參袧淉笥源砃ㄛ澄隅淉笥陓癩ㄛ枑汔淉笥夔薯ㄛ楛淉笥徹茞﹝

堐黍(893) | ぜ蹦(229) | 蛌楷(959) |

奻珨うㄩ翮楷滑薺梅蚔

狟珨うㄩ翮楷姻鬩蒻眵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ょ盷鼠2020-03-29

呤茼м1919爛祫2019爛涴100爛ㄛ岆垀衄笢弊侀撳陑覦嘎腔100爛﹝

《隨風而逝》作者:汪泉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舊時,人們寫信常以「見字如晤」開頭,意思是見到他的字,就如同見到本人。這些字裡,藏茪@個人一生的紛繁往復,也記下一個時代的片段。有人風雨夜行,有人夢裡點燈,有人筆下留情。也有人寫了長長長長的一段故事,故事裡的那個人卻早已隨風而逝。小的時候,我們都以為身邊的人不會走,隨荇伅〞漪y逝才知道原來我們真的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會先來,有些人可能今天還在談笑風生,明天就已經隨風而逝。這個4月,有很多無法挽回的遺憾,涼山木里山火,奪走了31名撲火者的生命,其中27名是正值壯年的消防員,這是一場無比慘痛的失去;這個4月,我在文字中也感受到了一種無言的悲痛,那就是甘肅著名作家汪泉先生的最新長篇小說《隨風而逝》,《隨風而逝》是作者汪泉先生根據自身的一段刻骨親歷而創作的一本長篇小說,作者以兩個舅舅的雙視角分別講述災難發生的過程,現實書寫了一場礦難背後,失獨家庭的悲涼以及礦難背後的各種權錢交易。小說一面講述痛失親人後面對諸多問題的無奈現實和博弈,另一面則揭開了礦難背後漫長的政商勾結和腐敗。作者作為創作者游離於故事之外,同時又作為局內人行走在故事之中。作者的語言過於真實,直白到有些鮮血淋漓,用作者自己的話來說:這是一場冒險式的寫作,也是一場真情寫作。汪泉的作品總是通過敘述一系列荒誕而富有邏輯的戲劇性故事,深刻揭示人類精神生態的惡化,揭示故事背後的人性之本,他的小說往往視角獨特,行文用語之間充滿濃厚的西北曠野之味,但是這種粗獷的文風之下總是蘊含茪Q分細膩的人文關懷,對比之下更顯感情細膩。《隨風而逝》可以說也是一部用虛構的情節講述非虛構的故事的現實題材的書,人性的貪婪、慾望和不擇手段以及絕望、無助無奈的弱勢群體的吶喊讓人不禁思考這背後的原因所在,無助無奈的疼痛猶如鐵灰色的煙霧一樣蔓延在親人的心中,而逝者只能遺憾地「隨風而逝」。這部作品開篇的基調就決定了這是一部讀完忍不住掩卷沉思的書,作者通過「奔喪」這一充滿悲涼意味的故事,凸顯和展示不同人物的命運,讀者似在欣賞小說,又似在體驗社會現實與豐富的人性。作者筆觸犀利如刀,語言如行雲流水,字裡行間同情與反諷兼具,堪稱一部文學價值與現實意義兼備的作品。作為《隨風而逝》的責編,我感歎作者在字裡行間的如哭如訴,如泣如血,但是我依然不能膚淺地加以評價,只有作者,只有親歷過失去的作者才能最完美地表達那種隱藏在懷念之後的悲痛,《隨風而逝》正如它的名字一樣,滿含一種逝去之感,就像寒冷的冬天鋪在身下的已被磨得脫了毛的揖祪子,那些濃密的絨毛都隨風而逝了,留下的是歲月的纍纍瘢痕。而作者還坐在深深的井巷邊,就像守茪@片獵場的孤獨的獵手,可惜等來的不是那些豎茯麗犄角的鹿,而是裹挾虓牊衁漕g風。正如故事的開頭:兩個舅舅和他們的兩個外甥一樣,同時掉入漆黑的井巷,在濃烈的煙塵中,開始各自尋找出口。而故事的最終:兩個舅舅沒有一個找到出口,和兩個外甥一樣,陷入深深的井巷中。■文:張婷

禱堁韓2020-03-29 20:38:22

漆鰍絢岆笢弊腔菴媼湮絢﹝

籟篕2020-03-29 20:38:22

※ЬЬ趕§毀茬福硞馨灥皆粗й酵碻黖撓价諧汛藝普婭梩麮曀纂偏菁荂情ㄒ牲棱躞Ц楪玸ㄛ婓轄尪鍬埶淕ょ蹈勦﹝﹝翮楷蛁聊※祥砦衾抇褶ㄛ厒僅猁載辦ㄐ§峈賸坫傻蚚奀ㄛ剢璨荎睿桵衭儅憤抻坰陔源楊﹝﹝

蚽瓵懘2020-03-29 20:38:22

4堎29欶5堎4掁皇屼迠縭缺笫橠秘纂偕奻薊磁-2019§濂岈栳炾婓ч絢蜇輪漆諾郖撼俴﹝ㄛ暮氪婓坰耋堍怀す怢艘善ㄛ蟀勦夥條蔚萵妘﹜惆祧睿抎戮脹昜訧蚾趧虜黮寎と眊笢ㄛ袧掘※諾堍§善巟垀﹝﹝文:香港文匯報記者江鑫嫻北京報道香港著名音樂人梁基爵近年來主攻設計新媒體樂器、創作實驗性電子音樂。在第十九屆「相約北京」藝術節上,他用頗具儀式感和震撼力的聲音裝置,在清華大學蒙民偉音樂廳為觀眾帶來了一場神遊於過去與未來之間的《順時針逆行》。「不同的媒介合體成為一個作品。希望透過這個作品,能讓內地的觀眾了解香港除了傳統的藝術家,還有一些特立獨行的藝術家。」在他看來,自己作品的觀眾,一定是開放的、喜歡追求新鮮事物的群體。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梁基爵是「人山人海」的成員之一,單曲《色盲》被收入王菲的專輯。許多歌手也曾頻繁邀請他來編曲,楊千嬅的《歌舞昇平》、陳慧琳的《寶萊塢生死戀》等都出自他之手。他還曾與鄭秀文、陳奕迅、梅艷芳等歌手合作,負責作曲及編曲工作。就在當紅之年,梁基爵卻在某一天意識到用傳統的方法來表達音樂太過於滯後,於是開始走上追求音樂與科技的聯合之路,尋找很多不同的方法去製造和呈現聲音,並於1995年推出首張個人專輯《六月雪》(SnowInJune),實驗新古典與電子音樂的混合與撞擊。2011年,梁基爵同一眾媒體藝術家創作了新媒體音樂演出《電紫兔/克》,並推出音樂專輯《DigitalHug》。這部專輯獲得了香港設計師協會「環球設計大獎2011」銅獎、華語音樂傳媒大獎2012「最佳電子藝人」,及香港傳藝節頒發的「十大傑出設計師大獎2012」。另類音樂體驗作為音樂創作之星,梁基爵前進的腳步從未停歇。今次,他帶來的媒體裝置音樂演出《順時針逆行》,以媒體、音樂表演和空間設計編織跨媒介的藝術體驗,重新解構「舊」背景,發展出「新」素材。他的團隊由歷史上第一首弦樂四重奏--約瑟夫·海登的《弦樂四重奏第一集》為起點,演變出充滿未來感的電音體驗。多媒體裝置的存在為展示藝術構想提供了多樣的可能。梁基爵說,「在這個作品中,能看到我在香港生活的感受,時間一步步向前走,但我們很多人的生活可能並沒有向前,某些方面甚至有些退步,所以就有了這個順時針逆行的概念。時間是不會等我們的,原地踏步就是退步。」此外,演出還將遇險求救信號(SOS)加入了現場的音樂和視覺元素中,強化了表演核心概念。整場演出以求救訊號作為主旨,運用肢體與空間所產生的關係和矛盾作為動力,從迷幻走到古典,從未來走回過去,以媒體、音樂、空間和裝置為這個時代的聲音作出夢幻般的回應。除了在北京的演出之外,梁基爵的另一個裝置音樂作品「忐忑」亦於五月末亮相上海,為內地觀眾帶來獨特的音樂感受。這個作品的結構以40個揚聲器作為基礎,低頻率的心跳聲令揚聲器產生大輻度的震動,使得裝置上下震盪,製造持續的撞擊聲音。心跳頻率成為了樂曲的速度,聲音在不同的時間、力度從不同的位置來來回回、反覆動盪地演奏,如同由心跳演繹的交響樂。「『忐忑』是一種反覆不安的情緒,心緒起伏不定的樣子。這個作品去過很多地方展出,也是我最滿意的作品之一。」他說,這種翻來覆去的情緒富有另一種音樂性的特質,甚至一種幾何圖像般的幻想。關於合作者,梁基爵並沒有特定的對象。此前,他曾與台灣著名導演蔡明亮合作了一部媒體裝置音樂會《一零》,以各自的藝術語言,建構出一層層人與人在城市穿梭互纏的豐滿面貌,形成一種多維感官體驗。下一個作品,他想要找一個很懂用肢體語言表達聲音的導演,一起用更多不同身體狀態去發出聲音,打造全新的裝置。未來,除了做音樂以外,梁基爵還會去嘗試用自己的方法,比如使用雕塑、畫圖等不同的媒介來展示其對聲音的理解。﹝

湮刓畈測2020-03-29 20:38:22

作為一個視聽音樂表演,《順時針逆行》演出中的「主角」是一個狀如時鐘的自製音樂裝置。時鐘裝置在演出中並不是一個靜態背景的角色,而是一個時刻圍繞演出本身而存在的動態元素。在梁基爵眼中,這個裝置一邊表達演出的概念,一邊還會發出神奇的音樂。記者在現場看到,這個裝置類似於一個與地面平行的鐘面,有兩個指針從中間發散出來。並不同於真正的時鐘,指針相對於彼此具有固定的90度角,圍繞表盤旋轉。站在舞台中央,跟隨茼U類伴奏聲,梁基爵在時針和分針位置中不斷移動,撥響表盤邊緣多個固定裝置上的撥片,發出聲音。他說,「通過身體不同的力度,將其移動,發出聲音。我有時候要用很大的力氣才可以發出聲音,可能會徘徊不前,這個裝置能很好地詮釋我想表達的概念。」另外,梁基爵設計的能發出警報聲的樂器,也在整場演出中佔據了很重要的地位。同時,現場還有大屏幕,顯示茖茼蛬R台的實時視頻流。舞台正上方的天花板上也安裝了攝像頭,可以從不同的角度向後面的屏幕提供演出的現場鏡頭。他說,「我一直在探索如何去用不同的方法去表演音樂,所以會發明一些新的樂器,新的樂器就會有新的聲音。」文:江鑫嫻ㄛ翮楷蛁聊拫補湛м驚笢弊蜊賂羲溫眕懂△繭躂瑒騝G像刉礿皈解彷啄邿僕莉絨腔笥弊燴淉冪桄﹝﹝蚴恅/陔貌扦暮氪挔儒輿縡扜荌/陔貌扦暮氪郅遠喊晤憮/冼鰫﹝

竅氅2020-03-29 20:38:22

蚴恅/暮氪卼尪梃梊疏扜荌/暮氪瑛翮唅晤憮/隸勀すㄛ醱勤拸倛桵部ㄛ躓條蠅喃雛賸詫衾※謠膛§腔菁ァ迵瑰①﹝﹝作者:張翎出版:時報文化小說名《胭脂》,是以一個被窮畫家命名為「胭脂」女人一生展演的複音人生。胭脂,這樣的烈性女子,如蛾的女子,每個時代都有。小說往時間的故事軸線走,揭開的其實更多是時代的流轉哀歌。這是張翎最長的中篇小說,她說:「這裡的胭脂,不是戲子交際花臉頰上的那層紅粉,而是行走在死亡隧道中的人猝然發現的一絲逃生光亮,是哀鴻遍野的亂世中的一丁點溫潤和體恤。」全書分為上、中、下三篇,三個故事看似獨立,卻以一幅畫作串連。時間跨越數十年,地點貫穿內地、台灣、巴黎,交織茪T代女人的愛情與人生。﹝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痔毞斻忒儂腎翹 遠捚萇蚔狟婥 淩侘勦蒩諒 遠捚app www.918.com 痔毞斻忒儂app 眸赶卼夥厙 遠捚軓氈ag88 淩踢め齪眸赶 瞳懂訧埭婓盄 遠捚軓氈app am捚藝夥厙